首页穿成反派他娘

正文 176.关键百七十六章 山洞

笔者:言轻      篇幅:6924

    废话不多说,总而言之一句话,那就是其实真正威胁林平乐的,便只有城主和城主的两个儿子,其他人不足为例。

    更何况这是城主府的资产,其余长老也主要不愿掺和此事。

    故而林平乐有巨大的信念能够拖住城主一家子,只要拖住了她们楚宁再扮寻找自己之妈妈,那是轻而易举。

    密林平乐用神识跟楚宁把自己之计算跟楚宁交代了了解,楚宁皱着眉却是一面的不赞成。

    不过是金丹晚期修士,如果单打独斗,楚宁倒是不担忧,是否担心对方卑鄙,会三口打一下,这就是说林平乐可就危险了。

    “你不要担心我自有底牌,你别忘了我其实不是单打独斗,我还有我之灵宠。”密林平乐自信满满。

    闻讯林平乐的话楚宁一愣:“怎么你那魔兽蛋终于孵化了?真的孵化成功了,他不是一颗死蛋。”

    如果临平乐不提起楚宁,还真早就把她们拍卖所得的那颗蛋忘了,毕竟拍卖下来那颗蛋灰扑扑的内部一点生命气息都没有,因此还觉得是死蛋,再增长自从林平乐把蛋接过去,便一直放在他的须弥空间之中。

    因此楚柠更是忘了个彻底还觉得呢,但是否它当做收益品收起来了,却没想到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孵化了?

    可是楚宁却没发现他们有签订契约的印痕,全总捕捉的魔兽签订契约身上都会有契约痕迹,除了一种,那就是魔兽还没有孵化之前的蛋是用主人的心地血浇灌下孵化。

    这种联系是最牢固的,因为用之是主人的心地血,因此魔兽孵化之后便会认主人为主。

    或者更准确的话是魔兽眼睛看到的所有者因为有心头血的关联,两口是最密切的。

    这样一来,这魔兽把主人当成了亲人母亲或者父亲。

    而且这样的魔兽是绝对不会背叛主人的,甚至这样的魔兽在主人死的那一刻也会自尽在主人身旁,全总修仙者一生都只有一番契约魔兽,也就是本命魔兽。

    绝大多数口签订契约的魔兽都是已经成年之魔兽,但是只有世家或者宗族给晚辈契约魔兽都会扮演选择魔兽蛋。

    因为,只有这种魔兽契约方法才不会被迫解除,这样的魔兽用主人心头血孵化的魔兽不会对主人产生一丝一毫的缺憾。

    伞散修也想培育自己之魔兽,是否因为他们重点无法去捕捉高等魔兽的魔兽蛋,因此才能退而求其次的去契约那些已经成年或者幼年的魔兽幼崽。

    楚宁意识临平乐身上并没有契约痕迹,这就是说便可领略林平乐跟魔兽,但签订契约的相应便是她想到的某种。用心头血孵化了魔兽蛋。

    先是高兴林平乐终于有了本命魔兽,可是紧接着便是担忧,签订魔兽虽然说,只一口只有一只本命魔兽,但是如果实力强劲当然也得以饲养其他魔兽,如果用心头血孵化的魔兽是绝对不可能接受主子身旁有另一只魔兽的。

    即便是没有其他攻击能力只能观赏的魔兽,那也是不同意存在的,因此说,慎选魔兽,但是慎中之重。

    可是,临平乐的这颗魔兽,但关键就不掌握其中到底能够孵化出什么来,而林评论竟然毫不犹豫的用心头血孵化了这颗魔兽,但如果魔兽但其中的魔兽强悍还好说,如果只是最平凡的观赏性魔兽,那岂不是鸡肋。

    想到此处,楚宁有些担忧。

    “不要担心,我林平乐看重的还没有弱者。”重大不等楚宁谈话问出团结之忧虑令评论便了然直接说道。

    “好吧!我就相信你这次!”楚宁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密林平乐看楚宁许诺了,这才有功力去看城主。

    而此时的城主正一面为难,仿佛不掌握想到了什么,观看林平乐把眼光看向她,这才正了正表情,摸了摸自己之山羊胡,咳嗽了一响,一面为难的商谈。

    “两位是天机老人的徒弟,自是少年奇才,咱们落霞城不过蛮荒之地。成本就水资源极少,更是难出人才,既然两位上门请教,如果我们城主府不应战实在是主观,是否如果让小辈跟两位对战,不仅仅是看不帮两位还是对两位的侮辱,因此我想着大便只能派我两个儿子应战,是否毕竟两位还是少年奇才,我而却如此年纪,朴实是一些以大欺小。唉!”没想到到了这个时节,城主竟然还耍心眼。

    说的这么一场串话,其实本意就是她想让自己两个儿子应战,但是又担心自己两个儿子真的应战了,到时刻被别人说以大欺小说他们落霞成不厚道。

    因此才会说出这一个话,那就是激林平乐开口说出让两位城主府的叔叔二爷应战到时刻如果林平乐事情城主府也好有理由,毕竟当初是她自己要挑战成竹福两位公子的,因此后果自负。

    密林平乐又不是真的蠢人,当然听明白了城主话里的味道,冷冷一笑,轻蔑的看了诚如一眼就它这种思想不放在正途上的人头,怪不得到了300多岁却依旧卡在元婴后期没有一针松动。

    “好!那就让城主府的两位真人应战。”密林平乐一人允诺下来,它有这个自信。

    即便是两位一起,连平乐也有这个自信,能够让他们俩个乖乖认输,更何况这两口别看是兄弟。

    重大毫无默契,而她跟他的魔宠无论是上辈子还是这一辈子都默契十足。

    下东没想到林平乐竟然一人允诺,先是一席,紧接着便是恼怒,恼怒林评论的大言不惭,恼怒林平乐看不起自己之儿子,可是这事情又是他提出来的,只能憋着一口气。

    假模假样的商谈:“既然贤侄同意了,平儿安儿,你们俩个就陪两位少年奇才练一练,不过记得一定要小心分寸,咱以切磋为主。”

    何平何安听说城主大人的话,对一个城主一抱拳应了下去,何安爱岗敬业的应了一响是她是真的打算要送林平乐放水。

    反倒是何平神色不明,不掌握心里在想些什么。

    既然说好了是研究,当然便要有个样板,故而城主直接让人把演武场兵器搬空,把演武场空出来,又开始了演武场的防守阵,正确,演武场一直都有防御阵,那就是为了担心有人在里边切磋,会因为一时激动破坏了演武场附近的建造。

    城主觉得好不容易金丹期修士之中的一场对战,这就是说就应当让小辈也来围观,不仅仅是看一看他俩落霞城如何打败逍遥派的亲传弟子,更重要的是为了让自己之学子好好观摩,了不起体悟,同一天定期修士之中的勾心斗角是可遇不可求的。

    如果筑基期修士查看感悟及分辨对本身有高度的便宜。

    不过这事情毕竟光洗临平了,因此城主假模假样的了解临平乐可不可以,密林平乐一人允诺。

    楚宁也没想到还正愁怎么才能。躲开城主的视线,却没想到城主直接送她们点了一枝明路。

    人口多了消失个个把时间也不会有人发现。

    更何况楚宁相差自然有它能够不把发现的门路,别看梦魇实在是鸡肋。

    但是梦魇的制梦也就是幻阵可谓十分真实,制造一个幻境,迷惑元婴期修士不在话下。

    更何况楚宁有这个自信,能够在城主的眼皮子底下制造幻境。

    临平乐这里为了拯救林珊珊如火如荼地实践着准备,而林珊珊如今却已经醒来。

    密林珊珊迷迷糊糊的清醒却发现自己团结之两只手上被铐上了兵器铐,高举过头顶,密林珊珊拽了拽,不掌握另一面在哪儿,只听到铁链相处的声,眼前也扣着铁铐,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斜对面有一只火焰高台,下面是三根棍子相互交错成为三角,地方有一番盆,盆里燃着火焰。

    穿越影影倬倬之火花照耀下,密林珊珊发现自己竟然在一番山洞里面,忍不住歪嘴看向和睦身后发现,团结所有人把铁链紧紧的拴在了山岩壁上。

    眼前的土地非常之强项,还泛着一针诗,带着几针潮气,借着那急需的火花的光柱,密林珊珊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一番台子上,台子周围还摆着如同刚刚的那火焰一般的。一点个,只是这些。火焰高台并没有点燃。

    堵上仿佛有什么东西,眼看没有感觉到风,但是火焰却总是来回的晃动。

    细心的去查探意识墙壁上好像画着什么画。

    左侧还有一个高台,高台上放着的仿佛是个一口多长的柜子,哪里有台阶。

    密林珊珊确信这山洞应该是人工开凿的,山洞里没有风,岩壁却十分的寒冷,密林珊珊觉得自己之动作都冻得有些麻了。

    密林珊珊试探着想要跟霸王花产生联系却发现自己在石海中,无论是怎么呼唤霸王花就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如果不是闭眼能够从石海之中发现霸王花依旧在沉睡,林珊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不掌握是不是林珊珊之错觉,总以为山洞中有一股腥气,像是血的寓意。

    除了那一处火苗周围一片宁静,甚至连动物之声都没有,这一切让林珊珊有些害怕。

    密林珊珊张嘴想要喊,却惊恐地意识自己竟然无法发出声响,忍不住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尝试了广大回去,察觉自己真的没有其它声音能够发出去。

    林珊珊慌了,就在这时刻,密林珊珊猛地想起除了霸王花,其实它还有一个伙伴便立刻去喊梦魇,却发现就连梦魇都跟他失去了关系。

    这一下子林珊珊更加的慌了,他不掌握到底怎么回事,也不掌握是谁把她鲁来得,更不掌握对方对他做了什么,竟然让他失去了跟自己魔兽之间的关联。

    甚至林珊珊发现自己得意之神识成针都没办法发出去。

    这还不是最怕之,最怕之是就在林珊珊因为自己忽然失去了方方面面依仗以及无法发出声响求救惊慌失措的时节,忽然,安静的蓝天出现了情况。

    先是吸吸碎碎的辅助空中跌落了广大之小碎石头,劈头盖脸的向着林珊珊砸去,林珊珊把紧紧地绑附在岩壁上,重大无法躲开,只能把头低下去,缩着脖子紧紧的龙头后背贴在岩壁上,盼望这样能够躲开碎石。

    然而这还不是最怕之,就在此时忽然整个洞壁开始震动,当下不仅是人间的京壁在不停的崩塌,就连上方之京壁也开始不停的崩塌,众多大大小小的石块从洞上方落下,密林珊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高台消失,不过转瞬之间协调手上变成了万丈深渊。

    幸好他把铁链牢牢的栓在岩壁上,这才没有随着那火炬一起跌落深渊。

    可是即便这样,林珊珊也惊得出了一层冷汗,刚刚有地方林珊珊还没觉得,今天脚下没有了依靠,密林珊珊整个悬空,一手和脚腕直接被铁链勒出的已成血痕。

    血痕顺着铁链慢慢的落后滴答滴答,眼看一眼望不到底,可是血液留下去的滴答声,却分明的扩散到了森林珊珊耳朵里,四周再一次寂静了下去了,可是,滴答声不间歇的追思,让林珊珊之声色越来越苍白。

    他知道那是协调之血液,也领略磨破了一层皮不可能会留这么多血,可是,那滴答声仿佛响在河边,让林珊珊第一就止不住自己心里的恐怖。

    就是在这寂静的蓝天之中,更是让他忍不住胡思乱想,越想越恐惧,密林珊珊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也不掌握是不是公认,密林珊珊总以为自己也冒金星。脑子晕沉,仿佛下一刻便会昏睡过去。

    你,珊珊忍不住拼命的晃了晃头,可也正因为他这一动作,有效绑住他。动作的项链也跟着晃了晃,眼看铁链应该发出声响,可是林珊珊仿佛耳朵失聪,重大听不到其它声音。

    只感觉到手脚再一次刺痛,湿润再一次传来滴答声再一次响起,而这一次滴答声更加的急剧,吓得林先生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太阳穴仿佛有人拿着针在她的太阳穴,在她那脑子里搅来搅去,密林珊珊真是恨不能立刻昏睡过去。

可以利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张(←),副一章(→)
  • 上一章
  • 副一章
  • 目录
  • 安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字体样式
  • 雅黑
  • 宋体
  • 楷书
  • 恢复默认




  • <cite id="d063714b"></cite>